本報特派記者 葉嘉利
  南天之上有龍門,紫氣東來祥瑞升騰,龍門之上又有門神殿,掌天門出入大權,凡人雞犬均不得入內。門神殿內,歌舞升平,觥杯籌影,這一日正舉行大宴,蓋門神卡西利亞斯、布馮不幸遭逐,罷黜乃去,一時之間門神寶座無人接手,諸位英雄齊聚於此,商討門神繼任之事。
  殿堂之上,有桃木雕畫數張刻於立柱之上,皆門神殿供奉之先賢,雅辛、佐夫、舒梅切爾距今久矣,今昔門神有如卡恩、範德薩、布馮之流,雕像未立。蹴鞠大會首戰,殿上第一號門神卡西利亞斯被荷蘭狂灌5球,心中自覺羞愧,憤而出走,臨走之時撂下囑咐:“我與布馮一併出局,無顏再當首席,門神之位讓與眾人,鎮守龍門無虞者,當為天下第一。”
  宴會之上,眾人紛紛議論,如何定奪天下第一?當依卡西之言“鎮守龍門無虞”,筵席之後,每位英雄輪流鎮守龍門一天,以判孰優孰劣。
  首日墨西哥門神奧喬亞當值,此君長髮蓬鬆,端立在龍門之外,絲毫不敢懈怠。及至日中,遠遠望見一樵夫牽著雞犬,奔著龍門而來。雞犬愈加靠近,奔走愈急,作闖關之勢,說時遲那時快,奧喬亞生出八隻手腳,電光火石之間將雞犬一併擒獲,眾人拍手喝彩。
  次日尼日利亞門神恩耶亞馬值守,此君心寬體胖,及至日中,頗覺無聊,倚靠在門柱之上,幾欲睡著。見樵夫牽著雞犬而來,恩耶亞馬不為所動,鼾聲依舊。雞犬愈近,恩耶亞馬始張目走到樵夫面前,舉手撫其臉頰,言語放蕩戲謔,調戲之中樵夫面露嬌羞,身子扭捏著把雞犬都牽回去了。眾人皆稱奇。
  再過一日巴西門神塞薩爾當關,此君年事已高,不複壯年,整日端坐在龍門之位,一天相安無事。及至日暮,樵夫牽著柴犬而來,已至門前十二碼處,塞薩爾吃了一驚,慌忙之中起身招架。五隻柴犬,輪流從十二碼處奔向龍門,塞薩爾撲住兩隻,另有一隻柴犬,被塞薩爾大聲呵斥,驚恐之下撞在門柱之上。見此架勢,眾人拍案叫絕。
  最後一日輪到德國門神諾伊爾,此君臀肥體闊,人稱肥新,取“肥胖的蠟筆小新”之意。及至日中,樵夫牽著雞犬而來,距龍門仍有幾里路,只見一道黑影從龍門之內竄將出來,拳腳上下翻飛,樵夫與雞犬盡皆倒地,鼻青臉腫。蓋諾伊爾棄門而出,迴首再望龍門,孤帆遠影耳。
  守衛天門,眾門神各有妙招,一時間難分高下,各路英雄犯了難,正踟躕間,嘗執法揭幕戰的東洋裁判西村雄一振臂一呼,曰:依我看,不必非依此法確定下屆門神,盡可交由比賽,且看決賽結果,一錘定音,諸位意下如何?
  一錘定音未嘗不可,只是不知,倘若巴西晉級,弗雷澤再度跳水,執法者再暗中相助,對方門將能否從容應對。列位看官,預知門神折桂誰家,且聽下回分解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倆門神一走小鬼搶登基)
創作者介紹

產品設計

kz39kzwhw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